You Have problems, we have the solution

264 654 9465

request on call back

Write Us

info@business

16, 11月 2022
美军退役将领竞相出国挣快钱

据美国《》报道,今年6月,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曝出一条大新闻:学会主席、退役美国海军陆战队四星上将约翰·艾伦“被休假”,原因是涉嫌为卡塔尔秘密游说。

4个月后,美国《》抛出一枚重磅炸弹:2015年以来,包括数十名将军在内的500多名退休美国军人为外国工作,获益颇丰,但他们的雇主与美国并不和睦。

有15位退休的美国将军在沙特阿拉伯国防部担任顾问,其中包括奥巴马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退役海军陆战队上将詹姆斯·琼斯,以及曾在奥巴马和小布什总统任内领导美国国家安全局的退役陆军上将基思·亚历山大。

“糟糕透顶,很可能是叛国!”在这篇报道的评论区,有人愤怒地指责。评论区出现3700多条评论后,《》关闭了评论区。

美国允许退役军人和预备役军人为外国工作,前提是得到美国军方和外交部门批准。多年来,美国政府一直努力掩盖这扇“旋转门”,特别是一些关键信息:哪些国家雇用的美国退役军人最多,这些人赚了多少钱。

为查明内情,《》根据《信息自由法》,在联邦法院起诉了美国陆军、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和国务院。打了两年的官司后,该报拿到了4000多页文件,包括大约450名退役军人、海军官兵、飞行员与海军陆战队队员的档案。

这些文件显示,外国政府为美国军事人才支付了丰厚的报酬,薪水动辄六位数起步,有时甚至达到七位数,远远超过绝大多数美国现役军人的收入——基本工资最高的美军四星上将,年薪也只有20万美元出头。

相比之下,沙特给一名前“海豹突击队”队员的年薪为25.8万美元。阿联酋给直升机飞行员的年薪超过20万美元,飞机机械师12万美元。在印度尼西亚,一家矿业公司雇用了一名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军士长担任交通顾问,报酬是每天500美元,外加生活费。

将军们的待遇更令人惊叹。澳大利亚向多位前美国海军高官提供了超过1000万美元的咨询合同。一家由6名五角大楼退休官员和军官拥有的咨询公司,和卡塔尔签下了一份价值2360万美元的合同。在阿塞拜疆,一位退役美国空军将领找到了一份咨询工作,日薪5000美元。

许多美军将领从本职工作中获益,退休后迅速回到曾经驻扎过的国家。记录显示,一些人甚至在退役前就与外国政府谈妥了“后路”。

美国的再就业机会,近2/3在中东和北非。文件显示,来自美国军队的25名退休人员获准在沙特工作,大多数是高级军官。他们在沙特国防部担任顾问,该部门由沙特王储·本·萨勒曼执掌。

其中最声名显赫的当属78岁的退役将军詹姆斯·琼斯,他曾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把手,担任过奥巴马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琼斯拥有两家咨询公司——铁手安全有限责任公司和琼斯国际集团,二者都与沙特国防部签订了合同。

琼斯于2016年11月申请为沙特政府工作,4个月后获批。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尔·朱拜尔邀请他帮沙特“把国防部和武装部队改造成更有用、更便宜的东西”。琼斯当即答应,组建了由10多名退休高官组成的团队,其中包括曾在克林顿政府担任国防部长的威廉·科恩。2017年,4名退役将军加入琼斯的团队,他们是空军四星将军查尔斯·瓦尔德、陆军三星将军迈克尔·巴贝罗、海军陆战队两星将军阿诺德·普纳罗和空军一星将军约翰·杜塞特。

在接受《》采访时,76岁的普纳罗表示,从2017年4月到2018年4月,他在琼斯手下工作,每隔一两个月去一次沙特。“我们做了切实、认真、详细的工作。”他拒绝透露因此获得的薪酬,理由是合同中有保密条款。

此后,琼斯的公司不断扩大与沙特国防部的合作,称当时执政的特朗普政府“鼓励这样做”。现在,该公司在利雅得雇用了53名美国人,其中8人是退役将领。

有文件显示,2019年,琼斯、瓦尔德和另外两名退役陆军中将申请为利比亚政府提供服务。琼斯国际集团当时受雇于利比亚的黎波里政府。美国军方没有披露利比亚方面付给这些将军多少钱,但据一位退役上校透露,他预计每月能挣1万美元。

另一位与沙特有业务往来的高官是70岁的基思·亚历山大,他曾任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和美国网络司令部首任司令。2018年7月,亚历山大的咨询公司“铁网”与沙特签署协议,帮助后者建立一所网络安全学院。该机构号称沙特第一个网络战培训项目,由萨勒曼王储的得力助手沙特·卡塔尼牵头。

2018年11月,美国以参与“卡舒吉案”为由对卡塔尼实施制裁。仅仅两个月后,美国国务院就批准了亚历山大去沙职的请求。亚历山大对此拒绝置评,其公司发言人表示,与沙特的合同更多地“专注于学院教育工作的发展”。

亚历山大还担任过其他国家政府的网络安全顾问。2017年以来,他先后为4笔单独的交易寻求美国政府批准,涉及为新加坡和日本政府提供服务。

根据美国法律,寻求为外国政府工作的退休军人必须通过背景调查和反间谍审查。但《》的调查发现,审批流程基本是摆设,2015年以来提交的500多份申请中,约95%顺利过关。

事实上,提出申请依靠当事人的自律。《》在领英网上查阅了数十名退役军人(包括4名将军)的资料,他们曾在海湾地区从事承包工作,但没有政府的批准记录。究其原因,违反相关法律不会受到刑事处罚,执法更是几乎不存在。对无视规则的军人,五角大楼有权扣留他们的退休金,但根据国防部一名发言人的说法,该机构迄今只处罚过“不到5个人”,他拒绝透露这些人的身份。

不仅是五角大楼,美军各军兵种和美国国务院对出国挣钱也听之任之。美国海陆空军和海军陆战队的官员都没有理睬《》的采访请求。记录显示,它们很少拒绝为外国工作的申请。负责最终审查的美国国务院政治军事事务局同样习惯于“走过场”:2015年以来,该部门只驳回了5份申请。

这5份被驳回的申请中,有一份来自一名退休的海军将领,他在沙特国有武器供应商沙特阿拉伯军事工业公司(SAMI)找到了一份年薪29.1万美元的工作。美国海军于2020年8月批准了他的请求,4个月后,国务院否决了军方的决定,认为这一安排将“对美国的外交关系产生不利影响”。

2020年8月,美国海军批准退休军官、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前高管蒂莫西·卡特在SAMI任职。卡特的年薪更高:51.4万美元工资加生活费,还有33万美元的年终奖。《》不清楚国务院是否核准了卡特的申请,只知道后者没有费心等待——早在2019年9月,他就正式入职SAMI,军方也知道他接受了这份工作。

“许多接受外国的工作或礼物时,根本没有通知美国政府,军队和国务院也没有任何识别此类情况的机制。”《》写道。“除非违规者引起了公众注意或有人举报他们,否则他们根本不用担心会惹上麻烦。”

一些美国军官因行为不端被迫退役后,仍能如愿前往外国“再就业”。2019年,陆军三星将军布拉德利·贝克尔因在与妻子分居期间“与一名女性发生不当关系”而被解除指挥职务,军事生涯由此结束。次年9月,他被琼斯国际集团聘为驻沙特首都利雅得的项目经理。《》发现,一位有着11年婚外情的特种部队旅长于2019年7月在沙特担任顾问,比美国陆军批准他的申请的时间早了8个月。

对那些不敢无视法律的人而言,想钻法律的空子并不难。按照惯例,被美国企业派往外国工作的退休人员时常可以绕过申请环节。例如,退役海军少将史蒂文·史密斯根据与大型国际咨询公司博思艾伦的合同,于2017年至2020年在担任沙特国防部顾问。史密斯没有寻求海军和美国国务院的批准。他告诉《》,他不需要申请,因为他是为博思艾伦公司工作,“没有卷入与沙特的任何合同”。

“我们的政府为大公司和华尔街所有,我们现在也是魔鬼的娼妓。”有人在《》的评论区这样写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