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Have problems, we have the solution

264 654 9465

request on call back

Write Us

info@business

16, 10月 2022
这一次深圳被外媒“封城”了

早晨醒来,朋友圈里充满了深圳封城的消息,并传来一次次问候,好像比我这深圳人还焦急。

深圳没有封城呀,不过就是按下了“慢行键”,要在未来几天开展全市范围内的三轮全员核酸检测。除公交地铁停运、小区封闭式管理外,深圳怎么都与严苛的封城沾不上边。

封城意味着所有的交通全部停运,公交、出租车、火车、地铁、轮船、飞机全停下来,没有交通工具可以让人离开;

封城意味着所有居民都得“禁足”,待在居所不能行动,连下楼到社区走走都不成;

封城意味着所有商业活动停摆,农副市场关门,超市关门,人们的生活用品由专职服务机构送货上门;

封城,就是像武汉2020年春节前后一样,万人空巷,万籁俱寂,全城按下暂停键,只有医护人员奋力战疫的身影。

我突然怀疑,是不是有些海外媒体在夸大其词,制造灰色舆论,进而导致人们对深圳疫情产生焦虑和恐慌?

你别说,果真如此。打开电脑,美西方的大部分主流媒体都在说深圳事。《》网的封面消息就是“中国新冠感染病例激增,深圳封城”;彭博新闻社说,“出于新冠疫情上升原因,深圳封城一周”;说,“中国深圳封城,香港股市下跌5.4%”。即便对中国友善的一些海外媒体,也发出“‘防疫模范生’深圳封城”的报道。

这些报道怎么看,都像在散播“假消息”,如果不是故意“造谣”的话。到阳台一看,街上的车流在动,社区花园里人们在行走,还时不时爆发出笑声,远处连接深港两地的深圳湾大桥有车影往来,没有一点而“封城”的安静和沉重。

就在这时,我接到电线公里以外的地方去开会。办好出区登记,亮出24小时核酸检测绿码,就出街了。马路上的车辆和行人是比往常少了一些,但依旧充满了活力和流动感。外卖小哥小摩的不时穿行,穿裙子和短袖衫的人们按照交通灯指示过街,清洁车在收拾发黄的落叶,的哥开着车与客人愉快地交谈……街景告诉你深圳可能放慢了脚步,但生动感丝毫不减,与停摆、暂停键什么的,一点儿不搭噶。

到开会地点,扫一下绿码,就顺顺当当地走进大楼。这个会议与援港抗疫有关,与会者讲述援港最新进展,多少货柜车要从口岸通行,多少物资要通过海上航道进港,多少医护人员将入港支援……我悄然思量:要是深圳封城,还能这么干吗?

3月14日下午,应香港特区政府请求,内地援港医疗队共75人,经深圳湾口岸启程赴香港,全力配合特区政府开展病人救治工作,帮助香港尽快稳控疫情。

回来的路上,我特地绕道到熟悉的新闻路上。我先后到菜市场、超市和药店,多了一个程序是安保人员要验绿码,戴口罩是必须的。我发现,菜市场的品种和价格与往常没什么两样,超市的服务员依旧笑容可掬。“有绿码走遍全市”,这就是当下的深圳。

是的,深圳没有封城,是“被封城”啦,被一些不明就里或者故意曲解的人给误伤了,结果出现“城里淡定城外慌”的反差,也是够耐人寻味人的。

不过,深圳目前采取应急防疫措施,真的很难给一个言简意赅的标签,深圳人用“慢生活”来描述。开启“慢生活”,是为了实现“快严控”。在一周内完成三轮核酸检测,把疫情查个水落石出,就可以自信地按下工作生活“快进键”,是性价比最好的疫情防控策略。

9, 10月 2022
男子以物色模特拍摄杂志封面为由性侵25名男孩残忍奸杀其中4人

上世纪六十年代,加拿大魁北克连续失踪了四名年轻男子,警察介入调查后,发现还有21名男性被一个冒充摄影师男人猥亵过。经过警方的努力,他们才发现凶手竟然是一个有性犯罪前科的人,悲剧的预兆早就摆在人们眼前了。

1963年4月24日,盖伊·拉康克(Guy Luckenuck)失踪了,他的家人着急地报了警。

根据盖伊家人的说法,孩子失踪那天是礼拜六,他早上要坐巴士去一家叫“暖房音乐”的教育机构上钢琴课程。

钢琴老师证实,孩子那天早上准时来上课,上完就自行离开了。至于孩子去了哪里,老师也说不清楚。

可是,4月24日过去了,盖伊仍没有回家,警方后来只查到,他坐公交车去了魁北克的亚伯拉罕平原。

那里是一个景点,有个战场公园,美其名曰魁北克城的绿肺,人们经常去那里野餐、骑自行车、办户外音乐会等等,相当于纽约的中央公园。

没想到,大约两个礼拜过去后,那附近又失踪了两名男孩。他们是8岁的阿兰·卡里尔(Alain Carrier)和10岁的米歇尔·莫雷尔(Michel Morel)。

阿兰和米歇尔失踪的地方靠近星形城堡(一个军事要塞),东面就是战场公园,因为失踪地点都在一个区域,警方开始怀疑是不是有连环杀手出没。

然而,那一带人来人往,任何证据都可能是路人留下的,不一定对案子有帮助,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目击证人。

就在警方寄望于目击者时,大约三个礼拜后,即1963年5月26日,一个叫皮埃尔·马奎斯(Pierre Marquis)的13岁男孩也失踪了。

皮埃尔失踪的地方位于芳堤娜城堡,那是一处土红色的古堡,与星形城堡一样,都在魁北克的考城区。

可是,警方询问了附近的人,依然没有线索,那时又没有满街的监控器,他们和家属一样着急。

警方很不乐观,因为那么多天过去了,第一名失踪者盖伊很可能已经遇害了,如果真是那样,其他失踪者也会是同样的结果。

其实,男性和女性一样,也会成为性犯罪者的受害人。男性有时碍于面子,吃了亏也不敢声张,甚至会否认。

终于,警方根据男生提供的线索,锁定了一位叫利奥波德·迪翁(Léopold Dion)的嫌疑人。

1920年2月25日,利奥波德出生在加拿大的魁北克,但因为有肺结核,他在11岁前都住在杜普莱西斯孤儿院,和修女们一起生活。

在利奥波德回家时,他父母已经分居四天了,没多久,这对家长又将儿子送回孤儿院,没有一个人想要他。

修女们没能教会利奥波德如何做人,在17岁时,他就了一个站街女,还试图谋杀对方,然后因为罪被判了无期徒刑。

19岁时,刚出狱的利奥波德与堂兄玩到了一起,他们在战场公园游荡时,看上了一个单独行走的女性。

他们两个上前殴打了受害人,一起实施了行为,利奥波德不想留活口,要杀掉那名女子,可他堂兄不同意杀人。

后来,受害人选择了报警,利奥波德和堂兄一起被关到了蒙特利尔的监狱里,监狱方面建议他们不得假释。

然而, 监狱真的是个大染缸,犯在那里不太受欢迎,后花园少不了被其他犯人问候。

第二次出狱后,利奥波德就开始对男孩子感兴趣了,他长年游荡在战场公园,渐渐地就起了杀心。

1963年4月24日,利奥波德看到第一个受害人盖伊一个人在公园里,他就诱骗盖伊,说自己是一个摄影师,要给美国的杂志拍摄封面,急需一个模特,问盖伊有没有兴趣。

谁不想成为明星呢?盖伊受到诱惑,又看到里奥波德说得那么诚恳,他就跟着上车走人。

当车子开到偏僻的地方后,利奥波德就开始给盖伊拍照,还让他摆出各种儿童不宜的姿势,说是为了选照片的角度。

拍够了用来欣赏的照片之后,利奥波德就让盖伊脱光衣服,受害人不肯,他就来硬的了。

那时,利奥波德已经43岁了,身材魁梧,几乎有220磅重(约99.7公斤),盖伊一被压倒就无法反抗了。

利奥波德先绑住了盖伊的双手,接下来的行为就都不可描述了,直到他在兴奋的过程中掐死了12岁大的受害人,然后将尸体埋在一个浅坑里。

后来,利奥波德的律师勃兰特(Bertrand)说:“我的当事人看到裸体的男孩子就不能控制性冲动,那对于他就像是斗牛看到了红布。”

不管怎样,利奥波德又用当明星和模特的诱惑,将阿兰、米歇尔、皮埃尔骗走,借口拍照需要将他们脱光后再奸杀。

阿兰和米歇尔是两个人一起被骗走的,利奥波德说要拍囚徒风格,他就诱骗阿兰主动被绑住,然后将米歇尔骗到另一处,猥亵后再用石头锤杀。

干掉了米歇尔,利奥波德又回来用塑料袋套在阿兰头上,玩了窒息性游戏,但他没有救阿兰,而是让人就那么窒息身亡。

13岁的皮埃尔被骗来时,他倒是很配合地脱光了自己,当利奥波德扑上来时,他才反抗,但仍被其猥亵和杀害了。

当时,警方询问了许多来过战场公园的男孩,有多名男孩都提到了一个中年男人说要给他们成名的机会,带他们去拍照,但最后却被猥亵了。

在皮埃尔遇害不久,警方终于抓到了利奥波德,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来讲述犯罪经过,而被他性侵害的男生多达21名,这还不包括被杀害的四名少年。

1963年12月13日,利奥波德被法院判了死刑,定于1964年4月10日行刑。

不过,利奥波德不服并上诉,而他也忏悔地说:“我想杀掉自己,我的双手干过太多坏事了。”

在狱中,利奥波德表现得勤奋认真,写了详实的犯罪经过,想要出书,还画了许多画,一副改过自新的样子。

1972年11月17日,另一位囚犯诺曼德·尚帕涅(Normand Champagne)以为被神灵附体,神表示为了所有囚犯着想,最好干掉利奥波德,于是他在那天单挑并PK掉了利奥波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