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Have problems, we have the solution

264 654 9465

request on call back

Write Us

info@business

21, 7月 2022
扎克伯格眼中的“元宇宙”:细品Facebook改名的背后

如果未来元宇宙成为主流,那么元宇宙的元年必然是2021年。虽然这个概念早在1992年就已提出,但在2021这一年内,从字节跳动、腾讯,到Facebook、英伟达等国内外科技巨头纷纷宣布自己的元宇宙未来发展战略,把元宇宙视为公司未来存亡的关键,元宇宙彻底“火”了。

2021年10月28日,Facebook公司在其Connect 2021线上大会上宣布将公司更名为“Meta”,公司标志也从一个点赞的手势或一个蓝底的F,变成了有一点像“无穷”的符号。

Meta是“元宇宙”(metaverse)单词的前部。在许多科技巨头还在思索如何进入这个全新的、充满未知的领域时,这家全球市值第七的公司果断地选择了“抢跑”一马当先地宣布了布局战略并率先定义了“元宇宙”,并宣布未来五年在欧洲招聘1万人来建立元宇宙平台。

它用这种方式告诉人们,元宇宙可能不再是一个炒作的概念,而是科技巨头们正在努力的方向。即使未来Meta失败了,公司近日举办的Connect 2021大会依旧是元宇宙发展史的重要里程碑。

在Connect 2021线上大会,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在直播中向观众展示了公司对元宇宙的定义以及公司发展蓝图。他说道:“元宇宙是下一个科技前沿领域,就像当初我们搭建社交网络一样。”

“创办Facebook的时候,人们几乎只能在电脑上打字,后来有了自带相机功能的手机,网络也变得更视觉化。今年来网速的飙升,使得影片成为我们体验内容的主要渠道。”

“元宇宙”一词最早见于尼尔斯蒂芬森在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是由“meta”和“universe”两个词组成,meta有“元”和“超越”的意思,universe则是宇宙。合起来就是“超越目前宇宙的一个宇宙”的意思,斯蒂芬森用这个词来描述一个基于虚拟现实的互联网后继者。

扎克伯格说道:“我们从桌面转到网络,再转到手机;从文字转为照片,再转到影片。但进展并非到此结束。下阶段的平台和媒体将让人更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你将置身在网络中,而不是从旁边看,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元宇宙。”

扎克伯格也是有备而来,率先在直播中展现了其Meta Horizon品牌旗下的四个工具:Horizon Worlds、Horizon Workrooms、Horizon Home、Horizon Venues。这四个工具分别可以帮助用户与家人和亲友交流、打造自己的社区、在线上办公室和会议室工作、参加线上音乐会、体育、喜剧等。

Horizon大礼包几乎包含了生活的方方面面(除了饮食),小扎抓住居家生活这个全球通点,大肆推销游戏、虚拟健身和线上音乐会。值得一提的是,通常人们会以为,“元宇宙就是用来娱乐的”。但是扎克伯格告诉人们,元宇宙也可以成为你工作、学习、生活的一部分。

就像Facebook社交平台刚起步的时候一样,一开始许多人认为这个平台只能和朋友、同学和家人沟通,但是久而久之,行政机构或国家领导人在平台上公布政策,大型商业投放广告,中小型机构推广微商,让许多用户无论工作和生活都离不开这个平台。今年10月,Facebook一度经历了6个多小时的宕机,就让超过2亿家企业损失惨重。

随着新冠大流行的爆发,工作上的会议更多地转到线上,Zoom和Skype变得炙手可热,但单看着视频似乎互动不足。小扎趁热打铁演示了虚拟线上会议,视频中,同事能看清相互之间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即使是在线会议也能更有气氛。一旦在元宇宙办公成为主流,就几乎绑定了每天1/3(8小时)的时间。

“当你和朋友一起玩游戏时,你会觉得自己就在另一个世界里,而不仅仅是自己在电脑上。当你在这个世界里开会时,你会发现你和同事们就像在同一个房间里,你们可以进行眼神交流,拥有共同的空间感,而不仅仅是看着屏幕上的张脸。”

“元宇宙最终将涵盖工作、娱乐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一切。就像今天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一样,我们的平台需要足够灵活以适应所有这些不同的用例。”

受到许多影视作品影响,许多人会以为,元宇宙是一个推销眼镜的行业。扎克伯格在直播中没有对此有明确的说法,他把最新眼镜和设备的介绍放在了直播比较靠后位置。

纵观整个直播,里面大多数的人物都没有头戴“看起来很笨重”的VR头盔。VR/AR设备固然重要,但它们只是进入元宇宙众多工具中的一种。眼镜对于元宇宙来说,就像屏幕、键盘或者手机之于Facebook。

不过,Meta公司对硬件依然没有懈怠,据扎克伯格透露,一款新的名为“Project Cambria”(寒武纪计划)的VR耳机正在研发中。Cambria具有将高分辨率、全彩直接送达耳机的屏幕的功能,所以它不仅能够展示物理空间,还能渲染增强现实。

配合AR眼镜同时问世的,还有一款神奇的虚拟AR神经腕带。这一设备由Facebook的AR/VR研究部门Facebook Reality Labs(FRL)研发,佩戴者可以通过手腕上的电运动神经信号,以手指动作控制AR眼镜、配合智能家居配件等。

可以预见的是,VR/AR设备必然种类和样式会越来越多,但是终究只是进入元宇宙的工具,对于扎克伯格来说,社会性才是最重要的特性。

在扎克伯格整场元宇宙演示的直播中,几乎只有两段是只有“一个人”的:分别是元宇宙教育和电子宠物展示环节,其他大多都着重笔墨体现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的新方式。

扎克伯格曾告诉媒体,“就像Facebook刚起家的时候,我发现了这个基本需求,我在互联网上观察许久,发现了很多人们想要的服务。”

小扎在直播中说道:“大多数公司关注人如何与技术连接,而我们关注建立技术,使人们得以相互连接。你将能够与朋友一起玩耍、工作、游戏、学习,购物,创造等等。这不一定是要花更多时间在网上而是让人在网上花的时间更有意义。”

与之形成对比是11月10日英伟达的发布会。创始人兼CEO黄仁勋提供了一整套极强的生产力工具。这套工具能帮助软件开发者更容易地开发元宇宙,同时也更加依赖英伟达的芯片和算力。外界将这个比作“工科生的元宇宙”,并认为这能“吊打”某些人虚无缥缈的规划。

相比其他的公司,Facebook在硬件和软件甚至在服务上都不出彩,但该公司在社交方面的经验是首屈一指的。Meta可以依托Facebook长期以来积攒的用户群体,来拓展该公司平台的使用人数,并以此长期占据行业领先地位。

扎克伯格认为,“元宇宙是移动互联网的升级版,是融合虚拟现实技术,用专属的硬件设备打造一个具有超强沉浸感的社交平台。”这也能解释了为什么在众多科技巨头中,它是唯一能做出“改名”那么大举动的公司。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钟薛高回应“雪糕1小时不化”:不存在不融化的雪糕 使用极少量食品乳化增稠剂

钟薛高回应“雪糕1小时不化”:不存在不融化的雪糕 使用极少量食品乳化增稠剂

Longchamp珑骧入驻京东开启官方旗舰店 带来包袋、服饰等时尚精品

京东新百货首家旗舰店落地成都 超400家国内外品牌动态提供2000多款品质好物

三星显示正与Ulvac就8.5代OLED面板生产线沉积设备进行价格谈判

机构数据显示618期间共卖出1400万部智能手机 近半数是iPhone

马斯克隧道公司Boring Company拉斯维加斯环线首个客运站曝光

青云QingCloud EHPC 打造即买即用的全流程SaaS化超算服务

蚂蚁链发布BTN:可将区块链网络吞吐量提升186% 带宽成本降低80%

蚂蚁自研数据库OceanBase宣布开源 300万行核心代码向社区开放

又是一年夏天 《守望先锋:归来》已在海外开启Beta测试:支持PS、Xbox

《瘟疫传说:安魂曲》将于10月19日发售 首发同步加入微软Xbox Game Pass

11, 7月 2022
扎克伯格:Meta将在元宇宙中出售虚拟商品

Meta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透露,公司正在尝试在Horizon Worlds元宇宙中出售虚拟商品,以使开发人员能够创收。

扎克伯格周一表示,Meta正在测试新工具,允许创作者在他们在 Horizon上构建的世界中销售虚拟资产和体验。公司初始将只与少数几位创作者推进此事,看看效果如何。

Horizon Worlds(前身为 Facebook Horizon)是一款免费的虚拟现实在线视频游戏,允许人们构建和探索虚拟世界。目前在Horizon Worlds上买卖数字资产以前是不可能的,但Meta已意识到在元宇宙中可以赚钱。

与元宇宙中的其他虚拟现实 (VR) 游戏不同,扎克伯格的Horizon Worlds并非建立在区块链技术或不可替代代币 (NFT) 之上,这两者都受到了某些游戏创作者和游戏玩家的抨击。

除了尝试在Horizon Worlds中售卖商品外,Meta还尝试探索为元宇宙打造一款专属的虚拟货币。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Facebook 的金融部门 Meta Financial Technologies 一直在探索为元宇宙打造一款专属的虚拟货币,该项目内部代号为为“Zuck Bucks(扎克币)”。值得一提的是,这款虚拟币可能并非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而是中心化集中管理的应用内代币,类似游戏中的“点券”等应用内代币。

Meta还将研发“社交代币”或称“声誉代币”,这些代币主要用于奖励对Facebook群组有贡献的用户;“创作代币”也在计划中,用于奖励旗下Instagram中某些内容创作者。此外,Meta还在探索传统的金融行业,期望提供有竞争力的低息贷款来吸引中小企业客户。但这一些似乎都还处于初期阶段,可能随时都有放弃和变化的可能。

6, 7月 2022
国外“最抠门”名人:从马克扎克伯格到Lady Gaga再到凯莉·詹娜

最近有报道称, 72岁英国歌手弗朗西斯·罗西宁愿搭别人的车,也舍不得开他价值9万英镑(约合76万元人民币)的宝马车出门,因为他要把它放在车库里“保值”。

这位身价600万英镑(约合5064万元人民币)的歌手并不是唯一一个吝啬的明星,国外一些像弗朗西斯这样身价数百万的名人,也是喜欢把钱包捂得紧紧的。

英国《每日星报》12月15日盘点了这些“最抠门”的名人,从娱乐明星到王室成员再到科技大亨,抢便宜货或不给小费对他们来说都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位脸书创始人非常节俭,尽管身价数十亿美元,但据说2012年与妻子普莉希拉·陈在罗马一家餐厅吃饭时没有留下任何小费,甚至对饮料讨价还价。

这位英国歌手喜欢在亚马逊上购买打折dvd,但他的个人积蓄据说高达2.2亿英镑(约合18.6亿元人民币)。

这位35岁明星也喜欢便宜货,她曾在推特上透露自己会用优惠券去杂货店购物,或者在零售店跟店员讨价还价。

这位身价2.24亿英镑(约合18.9亿元人民币)的歌手曾被滚石乐队吉他手罗尼·伍德形容为“紧绷如漆”。

据报道,罗德有一次在一家餐馆买了一瓶4英镑(约合33.8元人民币)的水,就因为餐馆多收了他钱,居然从10英里(约16公里)外的地方开车回去找。

去年,美国一名餐厅工作人员爆料称,这位亿万富翁线元人民币)的晚餐,却只支付20美元(约合128元人民币)小费。

这位前披头士乐队成员身价超过10亿英镑(约合84.4亿元人民币),但他为前妻希瑟·米尔斯举办盛大派对,却要求客人自己买饮料。

尽管这位王室成员身价数百万,但她很喜欢旧衣重穿,甚至在2008年一场婚礼上穿了一套与1981年参加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婚礼同样的衣服。

2003年,这位传奇邦德在纽约坐了几个小时的出租车,最后只给司机3英镑(约合25.3元人民币)小费。

4, 7月 2022
世界上最“危险的人”马克扎克伯格

马克·艾略特·扎克伯格(英文:MarkElliotZuckerberg),1984年5月14日生于美国纽约州白原市,社交网站Facebook(脸书)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被人们冠以“第二盖茨”的美誉。2002年毕业于艾克塞特学校;2004年创办社交网站Facebook;2017年5月获哈佛大学荣誉法学博士学位。

在西方社会,一直都有一个很奇怪的讨论:扎克伯格到底是不是人类?扎克伯格是不是机器人?这位年仅37岁的亿万富翁,陷入了一场吊诡的身份质疑。

2018年,在一场长达10个小时的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全程精神集中,毫无疲惫。甚至整个人丧失了正常人类的情绪:面目表情单一,好像涂了一层固定胶一样,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哪怕听证官和律师不停询问一些尖锐问题的适合,扎克伯格也是冷静的像是一台机器。

“没有人类能10个小时不疲惫!”“扎克伯格是个机器人!”“他的椅子是充电器!”……种种质疑声充斥着美国社交平台。

加洛韦教授提示说:“这样,我们将由一个人来决定27亿人加密骨干网络的算法,不管那个人的意图是什么,想法是不是可怕。”他认为,来自国际社会的各种公众声音和观点,至少在理论上应该有助于保持民主进程的健康。

“社会健康的关键保障,是媒体/观点的多样性、制衡和平衡,”这位教授说。人们应该担心“同一套算法,由一个人控制,无法把他从办公室赶走”,将对全球数十亿Facebook用户每天消费信息的庞大社交平台产生重大影响。

加洛韦表示,与扎克伯格和Facebook相关的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这家社交网络巨头已经遭到比如俄罗斯人利用该平台干预美国选举、利用该平台传播有害信息及招募追随者、用户隐私信息泄密等高调批评。

加洛韦说:“扎克伯格还没有表现出有能力确保这一世界级信息机器不会被坏人武器化。”

与此同时,他还认为,Facebook整合其消息基础设施的举措,实际上可能是为了应对可能的反垄断调查。

作为一家受到数十亿人关注的社交媒体平台创始人与美国企业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ternSchoolOfBusiness)教授斯科特-加洛韦(ScottGalloway)8月7日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这就是为什么扎克伯格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人”的原因。

3, 7月 2022
财富缩水400亿跌出富豪榜前十扎克伯格成元宇宙最大韭菜

据相关报道,由于Meta公司元宇宙开发部门蒙受百亿美元亏损,主营广告业务也出现增长疲态,使得Meta公司股价重挫,而扎克伯格本人也因此跌出了全球富豪榜前十。有消息称今年开年至今,他的财富减少了近400亿美元,缩水幅度超过30%。事实上自从趟了“元宇宙”这个浑水起,扎克伯格和公司的日子就一直不太好过。2月3日,Meta公布了2021财年第四季度与全年财报,也是继2021年10月公司更名后的首份财报。财报显示,Meta最主要的元宇宙业务Reality Labs在去年第四季度总共取得8.77亿美元的营收,但运营亏损达到了33.04亿美元;从全年业绩来看,该业务在2021年取得22.7亿美元营收,净亏损101.9亿美元。元宇宙持续烧钱,而在其他业务上,Meta也陷入停滞。老业务社交平台Facebook在2021年第四季度比上一季度减少了约50万名用户,18年来首次出现下滑。截至2月11日,扎克伯格依然停留在彭博亿万富翁榜单的12位。从2020年的富豪榜第三,短短两年不到就跌出了前十,扎克伯格好像已经成了元宇宙最早也最大的一颗韭菜。元宇宙的未来还扑朔迷离,不知道这颗“大韭菜”的前车之鉴,能够让市场趋于冷静吗?